时任中共莆田市委书记叶家松说::“木兰溪到了该治理的时候了-路桥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女生组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工程防洪-时任中共莆田市委书记叶家松说::“木兰溪到了该治理的时候了

沪指开盘跌0.74%

按照習近平的指示,時任福建省水利水電廳廳長湯金華立即與竇國仁院士取得了聯繫。南京水利科學研究院是我國綜合性水利科學研究機構,承擔了國內眾多的具有前瞻性、基礎性和關鍵性的科學研究任務。竇國仁院士是泥沙及河流動力學專家,曾經為葛洲壩(600068,股吧)、長江三峽、黃河小浪底等重大工程的興建提供科學依據。

時任福建省水利水電廳廳長湯金華說:「千里江堤,因為涉及到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而且是人口聚集地,都是通過縣城的,從政治角度、經濟角度、安全角度來說都很重要。木蘭溪是重中之重,難中之難,所以一定要擺在省委省政府的桌子上認真加以研究。習近平同志當時擔任省委副書記,他分管三農工作,當然包括水利。」

實施「裁彎取直」,原來的16公里河道將裁掉近一半,河水流速將更快,對河道沖刷力更強,同時還要在淤泥這樣的軟基上築堤,在全國也沒有成功的先例,誰也不敢冒這個險。所以,40多年裡,木蘭溪防洪工程是幾代人想干而沒能幹成的事業。

對於築堤后堤身如何抗沖刷,採取了軟體排的防護措施,形象地說就是在堤的整個斷面上先穿上一件襯衣,然後外面再套一個鎧甲,洪水過堤的時候不至於把防洪堤沖毀。

對於在淤泥里新挖河道,通過打沙井和布排水帶,預壓之後把淤泥裏面的水分往外擠,形成排水固結。

莆田西部戴雲山脈,一條涓涓細流,沿山谷順勢而下,與三百多條支流彙集在一起,成為木蘭溪,貫穿莆田全境,自西向東流入東海。木蘭溪以溪命名,實際上卻是一條桀驁不馴的河流,歷史上水患嚴重。從唐朝開始,世世代代的莆田人都在為治水而付出不懈的努力。

湯金華說:「確定的事項就要做成、做好 ,貫穿其間的是他急民所急、憂民所憂、為民務實這樣一種情懷。」

關於利用淤泥築堤,築堤必須要把水分排干,採取的辦法就是把土方攤開晾曬,把淤泥70%的含水量變成17%的含水量,滿足築堤的標準要求。

竇國仁院士在實驗室構築了木蘭溪全流域的物理模型,包括地質土壤結構、地形海拔落差、彎彎曲曲的河道等等,都與木蘭溪完全一致。在這樣的前提下,開展了大量的物理模型試驗,提出僅僅通過裁彎取直,並不能有效解決木蘭溪防洪問題。遇到20年一遇的洪水,就會面臨漫灘的危險,只有全流域上中下游分段進行治理,才能根治水患,這就為日後木蘭溪一二三期防洪工程提供了科學依據。

1997年6月,葉家松被福建省委派遣到莆田擔任市委書記,臨行前,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習近平特意找葉家松談了話。

就在專家論證結束、正式出具論證報告的三天前,1999年10月9日,第14號颱風席捲了莆田全境。

1999年第14號颱風正面襲擊莆田市,暴雨導致山洪暴發,恰好又遇到天文大潮,海水拖頂倒灌,木蘭陂水位超過歷史最高紀錄,木蘭溪沿岸一片汪洋,約10萬人被洪水圍困,倒塌房屋4萬多間,受災農作物33萬畝。林麗萍所在的新溪小學1973年就被洪水沖毀過一次,1999年再一次被沖毀。

持續論證了40多年的技術難題,終於被一項項攻克。

吳健明說:「因為潮汐的作用海水順着木蘭溪倒灌,一直上溯到42公里的地方,木蘭陂的興建阻擋了海水上溯。同時古人在木蘭陂的上游又修建了南渠、北渠,還有縱橫交錯的溝渠系統,木蘭溪上游的淡水下來順着南渠、北渠灌溉這個區域。正是由於木蘭陂,使興化平原滄海變桑田。」

央視網消息(焦點訪談):在很多福建莆田人的記憶中,20年前突如其來的一場災難至今仍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記。那一天是1999年10月9日,莆田市城廂區筱塘幼兒園教師林麗萍剛參加工作,住在學校的宿舍里,睡到半夜突然被驚醒。

葉家松上任的一年時間里,全省千里江堤建設已全面展開,自然條件好的地市已經接近完工,只有莆田的木蘭溪還是遲遲沒有進展。

莆田市人民政府副市長吳健明介紹說,古時候因為潮汐的作用形成海水倒灌,這個區域就是一片鹽鹼地,只長蒲草,不長稻穀,因為蒲草叢生,所以也是莆田名字的由來。

擺在當時莆田市委市政府面前的是一個又一個難題:技術需要突破、缺少資金、拆遷困難,以及不斷出現的反對聲。

時任莆田市莆田縣新度鎮黨委書記謝珍裕說:「許多老百姓都自發圍過來,邀請習省長(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為重建的新村種一棵樹。他很高興地答應,在臨上車之前跟老百姓種下一棵小葉榕,現在這棵小葉榕枝繁葉茂,長成了參天大樹。」

謝珍裕說:「當時我邊走邊跟習省長(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彙報新度鎮受災的情況,新度鎮處在木蘭溪的下游,大災小災年年有,老百姓(603883,股吧)苦不堪言。當時我記得很清楚,習省長聽到這的時候他說,是要徹底考慮整治木蘭溪的時候了。」

雖然錢四娘修築木蘭陂功虧一簣,但千年以來,世世代代莆田民眾感恩錢四娘的歷史功德,至今,沿木蘭溪兩岸的村莊里,仍有很多神廟供奉着錢四娘的神位。然而,木蘭陂雖然阻擋了海潮,灌溉了興化平原,卻並不能根治木蘭溪的水患。

時任新度鎮鎮黨委書記謝珍裕,當時一直陪同習近平代省長視察災情。

葉家松說:「習近平同志找我談話,他說木蘭溪是莆田的母親河,歷史上在宋朝就有水利工程,但是現在木蘭溪年年水患,給莆田人民生產生活帶來很大不便。你去莆田工作以後要把治理木蘭溪這件事好好抓起來,要有這種敢於擔當的精神,把造福人民的事情做好。」

有歷史記載以來,木蘭溪就洪水肆虐,水患不斷。根據1952年到1990年近40年的資料統計,木蘭溪平均每十年發生一次大洪水,每四年發生一次中洪水,小災幾乎年年都會發生。

當時的蒲坂村村民沒有想到,僅僅過去了不到兩周時間,1999年12月27日晚間,村民們就在電視新聞里看到了木蘭溪防洪工程開工建設的消息,從此,他們將真的不再遭受洪水侵襲,過上幸福安寧的日子。

林麗萍是幸運的,殘存的房屋並沒有繼續倒塌,清晨,洪水退去,林麗萍被人們救了下來。這一場洪水來自於木蘭溪。

莆田市水利局副局長陳東風說:「木蘭溪上游洪水帶來的衝擊和海潮帶來的淤積形成的淤泥層,厚度有13米到15米左右,含水率特別高,達到70%。在軟塌塌的淤泥上面做防洪堤根本就站不住,洪水一來,把基礎掏空,整個防洪堤就會崩塌下來,很難實施,在國內也沒有先例。」

林麗萍發現宿舍後面有一個大洞,所有東西都滾了出去,當時她非常害怕,把自己隨身東西都帶好,準備要跑出去。但是打開房門才發現,整棟房子都倒了,只剩下她自己的房間還立着。

時任福建省水利水電廳廳長湯金華說:「先後五年我在習近平同志直接領導下開展工作,他做事審慎,尊重科學,他還博採眾議,從善如流。近平同志懂不懂這麼複雜工程呢?越是了解,越感到這裏面複雜。怎麼辦呢?絕不迴避,讓科學講話,依靠科技解決問題。」

葉家松說:「水利專家也有一些不同看法,他們擔心裁彎取直的方案會不會出問題。他們認為黃河決堤大部分都是決在新河道上,你現在挖一條河道,沒有經過洪水考驗會不會出問題。」

時任中共莆田市委書記葉家松說:「木蘭溪到了該治理的時候了,(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習近平)這個話對全市觸動很大,加緊前期準備工作,下去給群眾做工作。市裡定了一條,這次洪水衝垮的房子視為拆遷一樣給補貼,老百姓都通了,所以1999年就決定動工。」

福建位居東南沿海,自古就颱風、大潮、洪水等自然災害頻發。1997年,福建省在結束了千裏海防建設之後,正進一步在全省47個縣市區主要河流開展千里江堤建設。

治與不治一直爭論不休,大會小會上,反對意見頻頻出現。甚至還有老水利工作者給福建省、莆田市兩級政府寫信,要求對木蘭溪裁彎取直採取慎重態度。

想起當時的情景,時任莆田市荔城區新溪小學校長的郭亞煌至今還心有餘悸:「指揮部派的衝鋒舟過不來,水非常急,後來繞了一圈,從鄰村那邊繞過來,也不行,弄了一個晚上。」

災難來臨,家家戶戶的大木桶是老人孩子逃生的唯一希望。而幾乎年年都有的水患,也給沿岸群眾的農業生產造成很大損失,洪水一來,蔬菜基本絕收,水稻大幅減產。1992年,林國棟是當時下黃村的村委會主任,也是市人大代表。那次議案他找了低洼區的12個代表,希望政府能夠加大治理木蘭溪力度。

莆田市原莆田縣新度鎮蒲坂村黨支部書記鄭仁明說:「12月14號,習近平同志再一次來到我們村看災后重建情況。當時我們村大部分都蓋一層了,有些第二層,有些第三層,他看到以後很滿意。」

據地方史志記載,北宋年間,長樂女子錢四娘散盡家財,圍堰築陂,希望通過截流的方式阻擋海水倒灌,但因陂址選擇不當,剛築成就被洪水衝垮,錢四娘悲憤交加,憤然投江。受錢四娘的精神感召,沿岸民眾前赴後繼,歷經艱難困苦,終於建成了屹立千年而不倒的木蘭陂。

這一次彙報堅定了莆田市委市政府治理木蘭溪的決心,但面臨的最大困難,還是技術問題。1996年,福建省水利規劃院已經就木蘭溪防洪工程做出了新一輪可行性研究,包括施工設計方案,但爭議仍然很大。

時任福建省水利水電廳廳長湯金華說:「近平同志關注重視木蘭溪工程,一旦有機會他就聯繫到一起。1999年4月上旬,近平同志給我電話,他說現在福州開一個全國性的水利技術方面的會議,其中有一個南京水科院的,也是中科院院士竇國仁同志在這個會上。」

從這一刻起,木蘭溪防洪一期工程開始全面進入開工準備階段。技術問題通過科學試驗全面解決,工程資金陸續到位,裁彎取直所需要的拆遷工作也水到渠成。

吳健明說:「木蘭溪的幹流總長有105公里,上游山區丘陵最高海拔1267米,下游的南北洋平原海拔只有6到7米,這個河流突出的特點就是流程短、落差大,一有颱風、暴雨,洪水就會迅速彙集到仙游的東西鄉平原,形成洪峰,洪峰6個小時就能夠到達木蘭陂。如果碰到天文大潮,海水沿溪上溯,再加上強降雨帶來的區間澇水,這就形成了洪、澇、潮三碰頭的情況。下游的河流總共22個彎,在這種情況下洪水就難以下泄,在兩岸形成漫溢,帶來嚴重的洪澇災害。」

1999年10月12日,在竇國仁院士主持下,全國11位頂尖水利專家對木蘭溪防洪一期工程裁彎取直段提出論證意見,修正了一些工程技術問題,並建議採用一些新技術以確保堤防的安全。

莆田市原莆田縣新度鎮蒲坂村黨支部書記鄭仁明說:「習近平同志到我們村查看災情,全村的幹部和群眾很多都圍在那邊,他鄭重承諾三點:第一點,竭盡全力搞好重建家園工作;第二點,要妥善安置受災群眾的生活;第三點,面對群眾允諾,在你們春節之前搬到新房的時候,我再來看望你們。他說這個話以後群眾都鼓掌了。」

葉家松說:「帶着這些問題當時向習書記(時任福建省委副書記)做了一次彙報,習書記聽完彙報以後說,水利工程要慎重,要科學論證,要比選方案,要千方百計地籌措資金,這個工程是造福人民的,你也要發動人民的力量,群眾的力量,你去莆田就要有這種擔當精神。」

中國工程院院士、流域水循環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王浩說:「當時總書記特別指示

林國棟和人大代表們的議案代表了沿岸群眾多年來的強烈願望,那就是希望地方政府下決心,興修防洪工程,徹底治理木蘭溪水患。可是治理木蘭溪,難度很大。早在1957年水利部就已經開始規劃整體治理木蘭溪,前後40多年裡,進行過五次規劃,兩次可行性研究,二度上馬,都沒有取得進展。難點就在於要想使上游洪水迅速下泄,就需要開挖一條新河道,也就是對下遊河道的22道彎進行裁彎取直。

,找中國頂尖的專家,不僅是簡單論證,而且具體做了物理模型和數學模型互相驗證,做到工程的萬無一失。這樣軟基築堤、裁彎取直河勢的穩定性、長期影響,全都有了明晰的答案。」

今日关键词:赵忠祥灵堂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