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和保险公司是很明确的重资产公司-九派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女生组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中国企业-保险和保险公司是很明确的重资产公司

郑爽联合国大会

對IP科技公司的好處比較顯而易見,第一他可以把他的IP資產利用起來做抵押進行融資,幫助他進行下一步發展;第二他的融資成本因為有了保險產品的介入以後會相對比較低。從圖像來看,北京模式,直接從銀行借錢,用IP做抵押,據我們了解,融資成本是相當高的,有保險產品在中間,會大幅度下降。對銀行來講,第一解決的是估值難、處置IP抵押變現巨大的問題。我們希望通過這樣的方式真正實現把「知產」(知識產權)變位資產,如果做到這點會極大推動對創新公司的支持以及下一步數字時代或智能時代的發展。

4.武漢模式。由擔保機構來做擔保,提供放款,這基本上等於是擔保機構把銀行風險承擔了,我們認為也是難以展開的。

政府對於IP、對於知識產權的保護是相當重視的,今天早上財新登了一個消息,政府專門有發言人出來說,我們需要增大知識產權侵權的懲罰力度,提高侵權的違法成本,具體東西沒有出來,但這個方向是很明確的,我覺得有幾個地方是比較重要的。因為IP領域是專業性相當高的領域,它並不是上一般的民事法庭可以解決的問題需要專業的IP法庭處理IP糾紛案件。2014年,人大常委會決定在北上光設置知識產權法庭的決定,這是非常好的開端,也是進一步把知識產權向前推動,而且發展保險產品的條件。

第二,使用階段。融資,做了資產抵押才能去融資。現在大家都是用有形資產做抵押,無形資產如何抵押進行融資呢?這能做到,在IP使用階段就可以把他的無形資產極大地把它的槓桿作用發揮出來。

輕資產一般規模不受總資產投入,要通過創新保持它的競爭能力,很多時候,作為投資者在投入輕資產公司時,對輕資產公司回報要求相對高一些;反之,重資產因為投入大,它的資產回報要求就會相對低一些。無所謂好壞之分,很多人會問我,重資產好還是輕資產好?其實沒有好壞之分,只是不一樣而已。重資產的優點是,一旦你形成規模以後可以形成階段性的壟斷,比如我們的高鐵是典型的重資產,這樣的重資產投入,任何一家公司想和中鐵來進行競爭那是相當困難的;同理,再保險行業,許多保險公司一旦在市場上形成比較主導的地位以後,其他新進的競爭是很難打破的,所以,重資產可以構建一個比較高的入門門檻。

為什麼要說輕重資產的事情呢?這對我們下一個題目很重要,如果看經濟的變化,40年前,我們的SMP500(標普500)看前五大市值公司的話,IBM、Exxon Mobile、PG、GE、3M等,他們基本上是有形資產,無形資產是很少的,上世紀80年代、90年代到本世紀初都是如此。2005年是我們取得數據的這個點,只有一家是所謂無形資產,只有一家公司微軟,其他是以有形資產為主導性的傳統公司。今天2018年來看,20萬億的資產是無形資產,有形資產只佔3.78萬億,而且前五個公司面貌全部換掉了,Apple、Alphabet(就是Google)、Microsoft、Amazon、Facebook,如果這個名單往下走可以看到有阿里巴巴、騰訊。

目前是有這麼幾種嘗試的方式。中國IP領域新機遇——IP質押融資+保險幫助創新型企業解決「輕資產、缺擔保」的困境。

保險產品,如何設計保險產品,來起到保護IP的追訴、權利的維護等等,這是AON目前看到的,下一個幾十年,在整個全球保險市場上有着重大的與日俱增的需求又沒有足夠保障的領域,所以,我們在這方面進行大量投入。

前面魏主席和蘭總談了很多,說到我們時代的變遷。如果我們停下來看看,簡單的數字看出其實時代已經變了,過去以傳統重資產、有形資產為主的經濟到今天已經不是這樣了,佔主導地位的主要大的公司和經濟體很多是以輕資產為主的公司。這裏面就產生了一個有趣的現象,現有的保險產品和服務主要是提供保障我們無形資產的。雖然無形資產在經濟中占絕大頭,但目前它的保障要麼不存在,要麼是極其少的。這個宏觀的現象,我希望展現給大家看看,思考一下。如果我們處在一個社會,一個世界,它佔主導經濟力量是沒有保險保障的,這和我們對這個世界風險的認知是有巨大衝突的

舉例今天我們所在的萬豪酒店,在海外來看是屬於重資產,因為你首先要有地產、物業,要有服務,每隔3-5年要裝修一次,這個重資產的投入是相當巨大的。在中國,我們的酒店業位置可能就不是在下面那個圈裡,還是在旁邊上面這個圈,因為在中國所有的國際連鎖酒店,酒店管理者只有經營權,地產物業擁有者是本地投資者,所以,他並不帶着重資產,只是提供管理的技能,所以,這是輕資產。

今年深圳建立了IP金融聯盟,韓國了銀行、保險、投創、服務機構等IP服務機構。所以,政策上來講是不斷推動和扶持,也創造良好的環境,有下一步的發展。

以下為演講實錄:各位領導、嘉賓大家早上好!接到這次邀請就在琢磨說什麼話題,因為今天的話題是以科技為重,如何用科技的力量來推動保險的發展,我想來想去,想起怡安集團最近一個比較有戰略性的舉措,這個舉措是針對知識產權的。所有科技公司除了科技的力量以外,今天早上講了很多數字化的內容,它的內涵是什麼?有很多專利,有很多創新能力,簡而言之有很多知識產權,所以,這個話題對於今天整個論壇還是挺有關係的。

看國內的狀況,IP的一個重要標準是專利申請數量,現在中國已經是第一位了,中國差不多有120萬多份申請,是美國的4倍,美國一年也就30萬左右,是德國的25倍。全球角度來說,中國的IP需求是相當之巨大的。這也是為什麼AON把中國市場作為一個IP下一步發展主要投入的地方,很自然是吧。大家都很熟人工智能,2017年我們人工智能排名前20,基本從2014年開始到現在,現在用戶規模我沒有最新的數字,增長速度是非常之快的。除了專利機構的申請以外很多是企業,比如百度、大疆、聯想等等企業有大量的IP專利申請。

一個企業要發展需要融資,今天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了,我剛才看了一下,一上市股價上漲百分之六點幾,這是很好的消息。他在香港上市,為了進一步融資,這個融資的成本和是否順暢對一個企業能否健康發展是相當重要的,不管科技公司還是傳統企業這都需要融資,在傳統的銀行融資體系框架下是怎麼做的呢?一般如果你去融資需要有抵押,是用什麼抵押呢?都是用有形資產做抵押。目前你說我用我的專利做抵押,進行融資進行下一步發展,沒有銀行會借錢給這家企業,不見得沒有,但碰到的困難是比較多的。

中國網財經11月26日訊 由中國網、今日保聯合主辦的2019數字時代·保險高峰論壇暨中國鼎保險行業頒獎典禮今日在京盛大召開,怡安集團大中華區再保兼中國商業風險CEO陸勤發表了題為「知識產權領域的新機遇」主旨演講。陸勤指出,當前佔主導地位的主要大公司和經濟體很多是以輕資產為主的公司,這就導致雖然無形資產在經濟中占絕大頭,但目前它的保障要麼不存在,要麼是極其少的。

第三,維權階段,原來我在IP涉及比較少,做業務開放過程中,AON很多專家給我上了課,我才知道IP維權環節相當有意思,相當複雜,案件的數量相當相當高。也就是每天有很多IP侵權事件在我們周圍發生,也有很多訴訟。在訴訟過程當中,這涉及到第三方的責任,涉及到訴訟的費用,其實這也是保險產品需要發揮作用的領域。這是具體說道IP保險形態是什麼樣的。

中國IP領域新機遇—以保險在IP不同環節的運用為例。

中國IP領域新機遇——目前國內對IP保護體系還不夠完善,政府扶持態度明確。

回到剛才說的大的環境。在目前經濟社會當中是以無形資產占絕大部分比例又沒有保障時,其實創造了一個巨大的機會。無形資產有商標、品牌價值、創新能力和專利,我們在整個無形資產把着眼點放在知識產權(IP),IP作為很核心的組成部分。目前,每年AON在全球會做風險認知報告,看全球各大企業CEO,對於他們認為比較大風險的關注程度,這個關注程度在IP領域占的比例是相當高的。特別是在創新公司,比如亞馬遜、Facebook、Alphabet,這些公司占的比例是相當高的,因為對他們來講,這就是他們的生產力。他們關注的是,如何保護他們的IP,防範IP被盜竊,在他們IP被侵犯的時候如何進行維權。按照AON的估計,全球市場規模有20萬美金的IP資產需要像有形資產做風險管理服務,這中間就有很多的事情,比如IP的估值,為什麼銀行很難帶錢給你,這個IP到底值多少錢,誰來算?誰來估值?應該值多少?IP行業有很多訴訟、盜竊、侵權的行為,法律訴訟如何進行,這是相當專業的領域。

中國IP領域新機遇—IP質押融資幫助輕資產創新型企業把「知產」變資產。

陸勤指出,當前經濟社會中是以無形資產占絕大部分比例但又沒有保障,其實為保險行業創造了一個巨大的機會。一方面當前中國IP領域科技創新氛圍濃,人工智能等多項技術處於世界領先水平,對IP服務的需求日益增強;另一方面目前國內對IP保護體系還不夠完善,政府扶持態度明確。

謝謝大家!

3.上海模式。政府出面,由政府做擔保,我們認為這一次兩次可以,或者在政府推動的大形勢下也是可能的,但作為長期的,具有可持續性的商業模式,這應該是不可以持續的。

中國IP領域新機遇——科技創新氛圍濃,人工智能等多項技術處於世界領先水平,對IP服務的需求日益增強。

剛才說的概念比較多,大家可能會說,保險產品到底是什麼樣的產品,長什麼樣?我們可以從三個環節講這個事兒。

標普500公司的有形資產VS·無形資產。

重資產比較容易理解,基本上是我們的廠房、設備,產險作為大頭的Property是我們主要的重資產投入;輕資產是它的品牌、商標、創新能力等等。輕重資產在資本回報上的分佈其實挺太一樣的。

知識產權(IP)作為無形資產的核心部分之一,成為全球企業關注的焦點。

下面我把着眼點放在「使用環節」——質押。看實際的機會,今年上半年IP質押金額584億,一年也就千億級的規模,說大肯定不算大,因為從融資角度來講,千億級不算什麼大的。往下走的話,未來五年,如果說IP質押產品能順利推動,至少能撬動萬億級的融資規模,這就值得去看看了。目前市場上看到一些嘗試,有些是有政府的參与,有些是沒有政府的參与。

1.IP確權階段。2.IP使用階段。3.IP維權階段。第一,確權階段。也就是確立「這個IP是屬於我的權利」的階段,這是有一定風險的,比如我申請了,但申請獲批的速度比較慢;或者沒有批,但這中間作為我的商業秘密被我的競爭對手,被我其他市場上的夥伴獲知了,就開始事先使用了,造成我的經濟損失。這就需要保險產品去提供保障,在這把風險劃分掉。

1.北京模式。銀行和IP運營者之間,你用你的IP質押,我放款給你。當然,這隻代表AON的意見,不代表別人的意見。我們分析,因為它中間沒有擔保方,門檻相當高,風險對於這個銀行業很大。所以,如果用這種模式,銀行一般只會和大企業打交道,其實很多創新企業是中型企業或更小一些,這些企業是最需要融資的企業,但他們如果按照北京模式,獲得貸款的可能性是比較低的。

在座很多是科技公司的朋友們,科技公司如何在輕資產、重資產概念、框架當中定位自己呢?我們是輕資產還是重資產?當然,在座的也有很多保險界的朋友,保險和保險公司是很明確的重資產公司。我們可以看一下,輕資產、重資產的概念。

我先說個大家都比較熟悉的概念——輕資產模式VS重資產模式。

如果銀行這方面有欠缺也不公平,你想想如果銀行拿着專利做抵押,錢借出去了,錢還不回來。如果是有形資產,你可以把它重新賣掉,把錢收回來,這個專利我賣得掉嗎?未必。所以,這有巨大的不確定性。因此,在融資領域當中,對創新公司有着大量的無形資產是很大的困難。

我們現在開始往前走的方式,基本和剛才說的青島方式相似,由IP運營者提出需求,AON利用我們自己的技術力量和掌握的數據,第一設計產品,第二產品定價,做出以後,還需要找到市場的支持。目前在中國市場IP支持的承保能力是很有限的,我們認為,提供這個產品的同時利用海外大量產品提供這種險種的發展,做到這點,需要銀行有明確的抵押價值的確定。一旦貸款還不上,你要處置變現,因為有保險在中間,這就變得很簡單了,而不是你自己拿一堆專利,這個專利拿着抵押你也不知道怎麼去變現,也不能拿到市場上去賣。這是我們的商業模式和流程,我們會往前推動的。

2.青島模式。把保險公司給拉進來了,由保險公司作為一個信用保障保險的東西提供給銀行,然後銀行放款。為什麼打個框呢?因為這和我們現在的想法是比較一致的,但它具體操作層面有很多的問題:產品設計問題,我們的IP團隊都是些什麼人呢?主要都是律師,全部是知識產權方面的訴訟律師,做產權分析的律師,你需要這樣的團隊才可以把他產品當中的風險點給搞清楚,根據這個風險點搜集這方面的數據,然後才可能做個合理的定價。目前青島模式還顯得稍微比較粗放,所以要大面積展開的可能性也有待商榷。

今日关键词:医生拔大脑钢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