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边防官兵把对祖国的忠诚写在冰湖浪峰上-桦甸新闻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女生组首页>>综合新闻>>正文

祖国时间-这些边防官兵把对祖国的忠诚写在冰湖浪峰上

孙艺洲吹蜡烛

原標題:「湖面上沒有界碑,我們就是流動的界碑」

「不是我不想拍,而是確實抽不出時間。」對此,付寶龍十分愧疚地說,「每年5月到11月是班公湖的解凍期。這期間,大部分時間都在湖上度過,作為單位骨幹,我必須堅守在崗位上。」

駐紮在這裏的是全軍駐守海拔最高的船艇部隊——阿里軍分區某邊防團巡邏艇分隊。雖然身處雪域高原,但該分隊官兵在解凍期每天都要踏浪前行,留下一串閃光的足跡:先後獲得「基層建設標兵單位」「軍事訓練先進單位」等20餘項榮譽。

△官兵湖上巡邏。劉曉東攝班公湖,位於西藏阿里喀喇昆崙山與岡底斯山之間,海拔4200多米,有着「西天瑤池」的美譽。

去年,連隊在執行任務途中,船艇螺旋槳被水草纏住,隨時都有沉入湖底的危險。見狀,四級軍士長王國棟來不及穿上水褲,便跳入湖水中。冰冷刺骨的湖水,讓王國棟很快失去了知覺,雙手被槳葉劃破也渾然不覺,可他仍咬牙堅持把水草清理完……

「我們給自己取名『西海艦隊』。」該營營長惠立峰自豪地告訴記者,「相對於巡弋在大洋深處的軍艦來說,我們顯得有些渺小,但守護祖國邊關界湖,使命同樣光榮。」

據了解,為守護好界湖,他們每周至少進行兩次戰備演練,始終保持枕戈待旦、箭在弦上的戰鬥狀態。「從受領任務到船艇出發僅需兩分鐘。不要小看這兩分鐘,我們早一秒出去,就能多佔一分先機。」已經在這裏守防14年的四級軍士長李建敏說。

一段時間以來,分隊船艇補新速度較快,在新艇還沒形成戰鬥力之前,通常是幾代艇同時服役。但每代巡邏艇的技術參數像鉚釘一樣釘在李小兵心裏,他把這些整理成冊,成了官兵的必學教材。

邊關雖苦,使命如山。採訪結束時,這些邊防官兵把對祖國的忠誠寫在冰湖浪峰上,他們用青春和熱血守衛祖國「西海」的身影,一直在記者的腦海里閃現,久久不能平靜……

採訪中,記者既為崑崙水兵缺氧不缺精神的事迹所感染,更為他們精益求精的專業技能所折服。

幾度風雨,幾度春秋。該分隊一茬茬官兵將使命扛在肩上,用實際行動踐行守疆衛土的錚錚誓言。隨着採訪的深入,記者也被他們為大家舍小家的故事所打動。

二級軍士長李小兵既是艇長,又是修理大拿,分隊一半以上的艇長都是他帶出的徒弟,船艇出了故障,他聽聲音就知道哪兒出了問題。前幾年,該分隊列裝了新式船艇,因不適應高原氣候環境提速特別慢,廠家一時也拿不出解決方案。對此,李小兵主動請纓帶着技術骨幹攻關,硬是將船艇的加速時間從10分鐘縮短到12秒。

「湖面上沒有界碑,我們就是流動的界碑,祖國的領土一寸都不能丟。」請看記者從西藏阿里軍分區某邊防團巡邏艇分隊發回的報道——「西天瑤池」映照崑崙水兵風采

一年夏天,班公湖景區的一艘遊船返航時因風大浪急,船體發生破損進水,情況十分危急。接到緊急求救電話后,分隊一面向上級彙報,一面迅速備航。僅兩分鐘,救援船艇就離開了碼頭……

11月上旬,記者翻達坂越冰河來到這裏,近距離感受崑崙水兵的風采。

  

「湖面上沒有界碑,我們就是一座座流動的界碑。」惠立峰接著說,「我們代表祖國巡邏,就是為了宣示主權,確保祖國的領土一寸都不能丟。」

9月初,四級軍士長付寶龍接到妻子的電話,孩子幼兒園開學要一張全家福照片,可家裡只有妻子和孩子的照片,沒有和付寶龍一起的合影。

記者打開地形圖看到,班公湖是一條狹長的帶狀湖泊,有眾多錯落複雜的彎道。「湖面看似平靜,但稍不留神就可能出現撞船、擱淺等危險。」四級軍士長史國柱告訴記者,「現在哪裡有淺灘、哪裡有暗礁、哪裡可以航行,都被我們摸得清清楚楚,不過有些意外還是防不勝防。」

還有一次,水兵們正在進行水上訓練,突然一塊籃球場大小的浮冰向船艇漂來。由於事發突然,發現時已經來不及避開。如果浮冰「咬」住船艇,人和船就可能一同沉入湖底。艇長冷靜指揮:「把穩方向,迎着冰前進,絕不能讓船艇熄火!」浮冰順着船頭把船艇推到了湖岸,水兵們這才得以脫險。這些故事,記者聽得驚心動魄,他們講起來卻雲淡風輕,因為早已習以為常了。

今日关键词:印度新德里火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