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的地推人员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博山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女生组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发起人财产-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的地推人员引导患者发起筹款

陈小春宣布二胎

對於水滴籌這個平台,相信大家不會太過陌生。在朋友圈,我們經常可以看到轉發的各種「救助」,基金君也偶爾在上面捐過一些盡綿薄之力。

  水滴筹表示,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严重违反了水滴公司价值观、准则及相关规定,调查清楚后将给以严惩。同时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梨视频拍客卧底发现,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

視頻↓↓網爆視頻顯示,水滴籌在超過40個城市的醫院派駐地推人員,他們常自稱「志願者」,每天在醫院「掃樓」,逐個病房引導患者發起籌款。

高薪+績效考核、審核漏洞多、每單最高提成150元、月入過萬、末位淘汰……

原標題:水滴籌「爆雷」!「掃樓式」籌款:員工按單提成、月入過萬!網友炸了:太寒心

11月30日,一則名為《卧底水滴籌醫院掃樓籌款:高薪+績效考核,審核漏洞多》的視頻報道引發關注,該報道指出,互聯網籌款平台「水滴籌」的地推人員引導患者發起籌款,對其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有所隱瞞,平台對籌款使用情況缺乏監管。

這樣的操作,讓網友們直接炸了:太心寒。

2、線下服務團隊在申請發起前的服務僅僅是層層審核機制中的一環。限於目前個人家庭資產情況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權威核實途徑,平台採取覆蓋籌款發起、傳播、提現等環節的全流程動態審核,藉助社交網絡傳播驗證、第三方數據驗證、大數據、輿情監控等技術和手段對籌款項目進行層層驗證。

先把「客戶」拉過來,弄到平台上,消費社會廣大群眾的愛心,這樣地推員能拿到傭金,同時再利用對方來推銷保險,「雙殺收割」流量進行變現。

  模板化撰写求助故事,筹款顾问工作有一套标准固定模板,水滴公司依靠“水滴筹”地推形成的场景和流量来销售保险,操作失范且消耗了社会爱心。

而對於報道中部分片面現象可能引發的誤解,水滴籌官方特別說明稱:

隱瞞財產,「水滴籌」求助人被判全額退款

「水滴籌」在超過40個城市的醫院派駐地推人員,他們常自稱「志願者」,逐個病房引導患者發起籌款。

今年5月7日,德雲社相聲演員吳帥(藝名吳鶴臣)突發腦出血而住院救治,其家人為其在眾籌平台「水滴籌」上發起籌款,金額為100萬元。然而網友發現,吳家經濟狀況較好,在北京有兩套房產、一輛車,卻在眾籌時還勾選了「貧困戶」標籤。

  有网友认为,这样的行为。会导致更多的人得不到救助。

1、水滴籌組建線下服務團隊的起因,是發現一些年紀偏大、互聯網使用水平較低的患者,在陷入沒錢治病的困境時,還不知道可以通過水滴籌自救。水滴籌不希望任何一名有需要的大病患者錯失自救機會,因此組建了線下服務團隊為他們提供相應的籌款支持服務,比如患者關懷、平台協議講解、醫療服務支持、與醫護核實等。同時,對那些協助發起了不符合籌款條件的項目的線下服務人員,平台有嚴格的懲戒措施。

求助者財產等信息審核方面,發起人會對包括求助者財產狀況在內的所有求助信息全面公示,患者社交網絡中的熟人會參与證實、舉報、評論,而平台會針對其反饋的信息進行進一步的核實,比如由患者所在地的村(居)委會、車管所、房管局等機構提供相關證明, 與患者的就診醫院進行電話或實地核實等。

  水滴筹这一操作,被骂消费爱心

儘管莫先生辯解稱,水滴籌籌集的善款被用來償還兒子治療所欠下的債務,但是他與平台、捐贈人約定的籌款用途明確為兒子的「後續醫療費」。庭審中,莫先生承認違背了約定。

平台「沒有資格去審核發起人的車產和房產」,只能要求發起人公開說明自己的家庭經濟情況、「去做公示」,「社會人士可以根據自己判斷,選擇去幫助他或是不幫助他」。

醫院里「掃樓」尋找生病的「客源」,不加以審核對方的財產狀況,直接模板編故事將病患發到眾籌平台募捐救助金。

網友表示,水滴公司依靠「水滴籌」地推形成的場景和流量來銷售保險,操作失范卻消耗了社會愛心。

  水滴筹回应:线下团队暂停,彻查违规行为

勾選「貧困戶」系發起人誤操作,已進行了修改。平台曾與醫院聯繫,但由於患者在治療過程中,醫院沒有辦法給出確切花費。

但在剛剛曝光的視頻中,卻顯示着這樣的水滴籌:梨視頻拍客卧底發現,水滴籌線下服務人員被指在醫院掃樓尋找求助者,隨意填寫金額,不審核甚至隱瞞求助者財產狀況。

  这些地推人员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末位淘汰……拍客还发现,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

法院還查明,莫先生在通過網絡申請救助時隱瞞了名下車輛等財產信息,亦未提供妻子名下的財產信息。莫先生通過水滴籌發佈的家庭財產情況與其申請其他社會救助時自行申報填寫的內容、妻子的證言等也存在多處矛盾。

  网友们表示太寒心!

11月30日下午,水滴籌在其官方微博發聲明稱,水滴籌高度重視,已第一時間由水滴籌總經理牽頭,線下各區域籌款顧問負責人以及其他相關負責人成立緊急工作小組,在全國範圍內尤其是寧波、鄭州、成都等地,開展相關情況排查。

平台不規範、詐捐等事件接連被爆出

法院審理查明,為給兒子治病,莫先生總計產生醫療費35.5萬余元,其中醫保報銷后個人支付部分為17.7萬余元。通過水滴籌籌款前,莫先生已通過其他社會救助渠道獲得6萬元救助,水滴籌籌款后又獲得當地民政部門救助款2.8萬余元。莫先生的兒子病逝后,在醫院賬戶內的3萬元救助款結餘被相關救助機構收回。也就是說,莫先生通過其他社會救助渠道實際獲得的救助款為5.8萬元。

水滴籌這兩天被曝出醜聞,引起刷屏。

11月初,全國首例網絡個人大病求助引發的糾紛在北京朝陽法院一審宣判,因籌款發起人莫先生隱瞞名下財產和兩項其他社會救助,違反約定用途將籌集款項挪作他用,構成違約,一審判令莫先生全額返還籌款153136元並支付相應利息。

杭州一女子替父親發起20萬元籌款,稱其父親患有胃癌。6月3日,該女子提取籌款8547元。6月12日,有人發現女子在網上發有大量曬包、曬車等內容。6月16日,女子稱,父親病情惡化快速,願意將籌到的錢退還。6月17日,水滴籌回應稱,其退款正辦理。

目標金額及款項用途方面,對於目標金額超過一定額度的籌款,平台會強制要求發起人提交預期醫療花費的權威證明,對於無法提供的,限制其發起目標金額過高的籌款。重大疾病的醫療花費常常會由於病情改變、治療方式調整等原因動態變化,平台會持續監控籌款進展,並正在積極嘗試打款到醫院或分批打款等方式,確保款項用途。同時,平台在打款后也會持續要求發起人更新患者治療進展和錢款用途,面向贈與人的舉報通道仍保持開通。

  在筹款完成后,有的员工还会给患者推荐医疗保险,并称这个时候患者购买保险的几率比较高。

  时间发酵后,当时水滴筹对外回应时表示:

3、關於報道中提到的財產信息審核、目標金額設置、款項使用監督等問題,水滴籌皆建立了相應的審核機制,確保財產等信息的充分公示並聯合第三方機構驗證,同時持續跟進款項的使用情況。

審核信息沒有界定「有車有房就完全不能發起籌款」,但前提是「要按照平台的規定,去提交這些相應的證明材料」。

因兒子出生後身患威斯科特-奧爾德里奇綜合症,2018年4月15日,莫先生在水滴籌平台為兒子發起籌款目標為40萬元的個人大病籌款,最終籌得15.3萬余元。2018年7月23日,莫先生的兒子因病不治身亡。因接到莫先生妻子的舉報,水滴籌公司後向朝陽區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莫先生全額返還所籌善款,並支付相應利息。

這其中最為隱患的一個關鍵點就是,「不審核財產」、為了拿到提成,為了做成單子,醫院里使勁的拉人頭往平台上報數以此來完成績效考核。

今日关键词:国足vs日本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