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个人在拼多多上拼购成功-新闻摄影教程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女生组首页>>财经新闻>>正文

一个平台-十多个人在拼多多上拼购成功

和平精英新模式

這個點以中通為主,也代理圓通、百世等其他快遞公司的貨。不停有人進出,國慶期間,這個門市成了周邊人氣最旺的店鋪。

木洞鎮位於長江邊,水流沙壩,千年古鎮。漫步長街,撫今追夕,從辛亥革命到新中國成立,近百年間,古鎮風起雲湧,星光熠熠,鄒容、楊滄白、丁雪松、黃啟璪、李華飛……他們救亡圖存,為新中國的成立留下濃重一筆。故鄉因水而生,亦因水而落,曾經的物流重地,隨水運市場的蕭條,由鼎盛轉向沉默。老街數十年無變化,兒時小賣部的糖果櫃依然在,守攤的老人,枯坐門前,彷彿陷進塵埃里。

「從包裹的源頭來看,以拼多多、淘寶為主,京東和唯品會次之。」杜再強說,特別是拼多多的包裹,增幅迅猛,近兩年越來越多。

在政策引領下,以拼多多為首的新型電商,正在與農業深度對接,農村的優勢資源被發現、被規範,同時也為下一步做強做大,形成良性的互動與支持。

快遞點從一家發展到七八家表妹還年輕,正是喜歡玩的年紀,相約取快遞成了她們碰頭的另一個方式。快遞點沒有送件上門的服務,包裹到了,她就要走十來分鐘,到以鎮上快遞點自行取件。幾年間,這裏的快遞點從一家發展到七八家。木洞鎮滄白街港灣小區的「兔喜快遞超市」是她們最常去的取貨點。

自從迷上拼多多,她三天兩頭就要到鎮上快遞點取包裹。大到破壁機、電磁爐、助力車,小到手機殼、充電線、拖鞋襪子,都是砍價所得。「我覺得很划算,質量也還不錯。」

淘寶、拼多多、百度、攜程、飛豬等互聯網軟件,為故鄉的消費、餐飲、民宿、景點帶來源源不斷的客流,也留下先進技術與傳統產業融合的經驗。在故鄉短暫停留,記者發現這座千年古鎮,已深刻烙下互聯網的印記。

小鎮青年迷上拼單網購五里長街,灰牆土瓦。小賣部歲月深沉,偶有顧客,難掩蕭條。「年輕人都在網上買東西,我這個鋪子開一天算一天。」守攤老人臉上溝壑縱深,他說,讀高中的孫女早就是網購一代,「連雙襪子都在網上買。」

「我首先要上拼多多,家裡兒孫輩都在用這個,用戶很多。」多年經商,他的眼光獨到,看好拼多多,是受晚輩消費習慣的影響。邱成全分析,僅木洞鎮上玩拼多多的人就很多,年輕人都追時尚,愛分享,新電商裂變的優勢,正是他需要的。

他認為,要想在電商平台上與全國消費者見面,廣泛傳播,一變十,十變千,短時間提高知名度,是必須的。

國慶期間,這個快遞點已積壓數百個包裹待領。「這些都是國慶前下單,國慶期間到貨的包裹,假期出遊的人多,還未來領取。」杜再強說。他是這個快遞點的員工,這個快遞點已開辦了三四年,隨着鎮里年輕人購物習慣的改變,他明顯感受到了包裹量正在逐年增多。

閑住鄉間的這段時間,記者發現城鄉無差別的一個切面,是手機屏幕。打開鎖屏,人們的手機界面別無二致:社交軟件有微信、QQ;網購軟件有淘寶、拼多多、京東;支付軟件有支付寶、微信;娛樂軟件則有抖音、快手。

「以前我們的站點在不遠處的門面,面積不大。」隨着包裹量日益增多,以前的小門面已不能滿足,就換了一間大的門面,但依然被包裹佔滿,有時放腳的地方都沒有。

表妹李梅是忠實的網購愛好者。她的網購時間多集中在夜間,當然還有下雨天。手機里,淘寶、拼多多、京東、唯品會,網購平台APP一個不少,但拼多多是她網購留存時間最久的一個。

2015年,巴南區就與京東簽訂了《電子商務進農村戰略合作協議》。2017年,巴南區再出台《巴南區促進電子商務發展獎勵扶持辦法》。資料顯示,故鄉人正加緊擁抱的拼多多,在2018年實現農產品及農副產品訂單總額653億元,成為中國最大的互聯網農貨上行平台。

但僅靠微信,銷售數量始終有限。前不久,一位喜歡玩抖音的顧客來到店裡,買了一個鴨子,拍了一段視頻,在抖音上火了。「那幾天,我天天往快遞點跑,一天送出近百隻。」

2019年,被定義為5G元年。拼多多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黃崢曾表態:互聯網會與更多的傳統產業相結合,特別是農業。分佈式人工智能技術和5G物聯網會給整個農業生產帶來過去二三十年都不曾有過的巨大變革。

國慶長假,重慶實力寵粉,記者響應號召,不給重慶粉絲添堵,回故鄉重慶巴南區木洞鎮,獨取一份清靜,卻意外發現故鄉已進入「新電商時代」。

鎮上的老字號木洞蜜棗始於明代後期,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清康熙年間,戶部郎中王土禎帶回獻給康熙品嘗。康熙食后,倍加讚賞,賜封為「冕棗」,年年進貢皇宮。如今珍品飛入尋常百姓家,和邱成全一樣,如今廠方也正在加緊觸網,與拼多多合作,走出一條農特產品上行擁抱新電商的融合發展新路。

邱成全見識到網絡傳播的力量,開始思索開網店。要想網上生意好,必須選對平台,有傳播力,用戶基數大的平台是其首選。

記得當年才開辦時,一天包裹量只有幾十個,多數時間無所事事,而現在一天包裹量達到五六百個,有時忙得沒時間喝口水。「你看嘛,貨架上已經放不下了。」他指了指地上一大堆包裹說。

千年古鎮烙下互聯網印記新中國成立70年來,故鄉與全國其他地方一樣,發生着翻天覆地的變化。先進思維理念,先進生產技術,扎堆湧進這座千年古鎮。沉默與喧嘩,古老與新潮,皆一念之間。唯一不變的是文化底蘊,改變的是思維意識。

下雨了,表妹被困在農村家裡,坐在門邊,她的手指翻動,「叮咚」下單的聲音傳來,流利地完成了一次網購。

手機與移動互聯網的普及,為故鄉村民帶來全新生活方式。

地處水流沙壩的故鄉,從來都不閉塞,相信在這一場5G革命浪潮席捲下,故鄉會抓住機遇乘勢而上。

最早觸網,始於微信。邱記油酥鴨遠近聞名,不少人光顧后,被美味征服,索要微信:「我只要想吃了,就給你發微信,你就按地址送貨。」短時間里,他微信里的顧客就多達數百人,油酥鴨賣到了全國各地。

「可以邀請好友砍價,可以拼單,轉發還能得紅包,玩法很多。」這是她喜歡拼多多的原因。不止她愛上拼多多,她的閨蜜團都是拼多多的擁躉。

然而,深入其間,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特徵卻如此顯眼,外賣忙碌,快遞員匆匆,豬肉攤也貼出了移動支付的二維碼。尤其是「新電商」的滲透,在無形光譜的裹挾下,城鄉地域差異已被打破,千年古鎮正煥發新顏。

老字號欲借拼多多觸網木洞鎮上有名的油酥鴨,傳承近百年,以邱記最為正宗。經營至今31年,天天顧客盈門,生意火爆。邱成全是這門手藝的傳承人兼老闆,目前正在申請巴南區非物質文化遺產。

邱成全頭腦活絡,生意雖好但並不固步自封。申請非遺是一方面,此外,他還正在申請老字號,並試水線上銷售。

為更便捷出貨,店裡引進了一套先進系統。領取包裹時,一鍵掃碼完成,包裹單號、取件人信息一併存入系統,不再手寫單號簽名,大大縮短了取件時間。

她的閨蜜劉歡同樣如此,和同村青年建了一個30多人的微信群。群里年輕人都很活躍,只要誰甩進一條鏈接「幫我砍價」,不一會,幾刀就「砍」成功了。前不久,一條磁力充電線引起他們注意,十多個人在拼多多上拼購成功,出門見面,大家都用同一種充電線。

今日关键词:深圳公共住房售价